林梵

fantastic

it's consuming me

“最近我们学校有一个高一年级的男生在甜品店里打工呢。”
“!!!是那个超级好看超温柔的男生吗?!”
那个高一年级的男生,最近忽然在各个学校的小圈子里出名了。
原因是“又好看又温柔知道的也特别多一直去跟他说话也不会嫌烦呢!”女生如是道。
“学习好我去问他题目他都能很细心地解答差点把我掰弯!”男生竟也如花痴一般笑弯了眼。
总之——那位男生很完美。

又是一个周末。
春风温柔清爽,阳光也是恰好的温度。店前的假花艳丽娇俏。门被轻轻推开,挂着的铃铛清脆地响起,若是骄阳似火,也不会使人感到燥热烦闷。
少年的身姿挺拔修长,在阳光下脸庞有细细的绒毛。他开口,因为来的仓促而带着微微的喘息。
“抱歉——我来晚了。”

因为好看和知识面广的缘故,高琛在店里绝对炙手可热。“在天气明媚的午后,喝一杯热饮,吃一块黑森林,味蕾得到满足;店里放着舒缓的音乐,精神放松;精致的服务员噙着轻轻来到您身边陪您交流...”老板娘泪流满面,“风流肆意啊!青春啊青春!”
噗。高琛忍俊不禁,侧脸因为阳光能看到细细的绒毛,上扬的嘴角笑容弧度正好。这美貌,多可憎。
门口铃铛作响。一位单手夹着书籍的男生拔下耳上的耳机。
“叮铃铃——”
“来一杯卡布奇诺。”
他的声音融化在铃声里。

很巧。男生和他竟然都喜欢达芬奇。是人体的艺术。
“线条很细致。达芬奇本人也很神秘。所以初中我就开始探究他。”男生抿一口卡布奇诺淡淡道。
“我小学的时候只看了《达芬奇密码》和一点点浅析达芬奇的书籍。看《达芬奇密码》的时候我很幼稚地认为里面说的全是真的,包括那些关于隐修会的所有内容。”高琛无奈地说,“初中我也开始去看相关的书籍,知道他的手稿有许多,完全完成的画却不多,只有15幅左右(这是很多专家都认同的数量)。他还不仅艺术方面天赋异禀,在军事工程、数学、雕塑、天文学、预言、科学、发明、医学、生物学、建筑工程上颇有涉及。”
“你把我的台词都说了,显得我孤陋寡闻啊。”男生微笑。
高琛略微怔了一瞬,随后也笑。

高琛和男生已经很熟。熟到可以偶遇时去彼此家做客的地步。
其实高琛第一次到男生家里还带着惊叹——好大。是一栋洋房,装修精致,却简约大方。
但是有太多不测。
他的笑狭促。脸颊碰过脸颊。高琛脸红的像画上了颜色。
高琛落荒而逃。

再遇是一年后的冬天。期间高琛都在回避对方可憎的眼神。
但他将他抱住。手搭在颈上。唇亲吻唇角。在众目睽睽下。
旁人议论纷纷。高琛几乎是咬牙切齿地把男生推开。
他已经忘了他的名字——挺好。他未曾想起过,未曾为之伤心过。那一点一点的时光,已经在他暧昧的举动下消逝。
他这一年未曾细想关于他的一切。逃避也好、懦弱也罢,不过是贬义褒义的问题。他不在乎,只要不回忆曾经。
但他强横粗暴地扯开这一屏障。
他无所遁形。

他与老板娘讨论过性取向的问题。
老板娘很不在乎:“喜欢谁不是喜欢呀,在意性别反而不是纯粹的喜欢。有些人就是太俗,一直执着于性别。bl、bg和gl都应该祝福吧。”
高琛脸通红。老板娘的话刺到他心里。血肉模糊。
“那就不是纯粹的喜欢了。”
我是纯粹的喜欢你吗——

“我是纯粹地喜欢你——”
一切豁然开朗。高琛笑,
“我是喜欢你呀。晁默。”
不顾旁人的眼光的纯粹的喜欢。
所以,他抱住了他。

PS.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辣鸡。越写越不懒了唔(绝对改 反正也是一种态度吧www我同学就说这是搞基变态。其实只是价值观不同罢了。扎根的是一种迂腐的价值观。同性恋——恶心、接受不了。其实同性恋的喜欢也是喜欢。并不是不被大众所认可的性取向就不是爱情了。